<code id='gkqr'><strong id='gkqr'></strong></code>
    <fieldset id='gkqr'></fieldset>
    <i id='gkqr'></i>
  1. <acronym id='gkqr'><em id='gkqr'></em><td id='gkqr'><div id='gkq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kqr'><big id='gkqr'><big id='gkqr'></big><legend id='gkq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1. <ins id='gkqr'></ins>

    2. <tr id='gkqr'><strong id='gkqr'></strong><small id='gkqr'></small><button id='gkqr'></button><li id='gkqr'><noscript id='gkqr'><big id='gkqr'></big><dt id='gkq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kqr'><table id='gkqr'><blockquote id='gkqr'><tbody id='gkq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gkqr'></u><kbd id='gkqr'><kbd id='gkqr'></kbd></kbd>
    3. <span id='gkqr'></span>

      <i id='gkqr'><div id='gkqr'><ins id='gkqr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dl id='gkqr'></dl>

        1. 聯動尋訪|山河已無恙 英雄魂可歸——祖孫三代跨越70年的接力尋找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8

            劉志傑說即使她和爸爸找不到爺爺的墓碑  ,相信自己的女兒也會繼續找下去 。特派記者 李文科 攝

            華龍網消息 ,山有頂峰  ,海有彼岸 。漫漫長途  ,終有回轉  。英魂忠骨  ,所在何處  ?

            劉志傑常年帶著烈士證書尋找爺爺劉士祥的下落  ,烈士證書已變得十分破舊  。特派記者 李文科 攝

            56年的等待

            “如果我爺爺還在  ,今年應該96歲瞭  。”

            劉志傑時常幻想爺爺和奶奶都還在的場景——兩個滿頭銀發的老人手挽著手  ,步履蹣跚地走過村口那條小路  ,夕陽的餘暉將兩人的影子拉得又細又長……

            河北省邯鄲市峰峰礦區(原磁縣五區)義井鎮山底村  ,村口的小路邊 ,有棵孤零零的樹  ,沿著這條路可以走到河南  ,甚至更遠  。

            從劉志傑記事起  ,奶奶王付美常帶著她在村口盼爺爺回傢  。特派記者 李文科 攝

            從劉志傑記事起  ,奶奶王付美總是拉著她的小手  ,站在這棵樹旁  ,一邊往遠方張望  ,一邊念叨著:“你傢是在磁縣五區山底村  ,你到外面千萬別走丟瞭 。”

            奶奶念叨的人正是爺爺劉士祥(又名劉士恩) 。他16歲參加革命  , 22歲時隨所在的129師編制為劉鄧大軍二野六縱18旅54團 ,任職排長  。

            1947年  ,部隊南下途中在河南休整  ,18歲的王付美抱著才幾個月的兒子劉金堂(原名劉興堂)  ,帶上親手做的千層底佈鞋  ,跟隨探親團連夜趕到駐地  ,見瞭劉士祥  。誰曾想 ,這是一傢人的最後一面  。

            此後  ,爺爺隨大部隊越走越遠  ,音信漸無  。1954年  ,政府送來一張烈士證  ,寫著爺爺犧牲在四川 ,具體是在哪場戰役中犧牲的 ,遺骸埋在哪裡 ,卻沒人知道  。

            在劉志傑的記憶中 ,奶奶曾講過她年輕時往天津坐船南下到重慶尋找爺爺  ,最終無功而返  。後來  ,奶奶忙著拉扯父親、下田種地、操持傢務  ,再沒有精力走那麼遠  。

            從此  ,尋找爺爺成瞭埋在劉傢人心底的一樁事  。

            當時擔任山底村支書的趙清志記得  ,政府曾提出為劉士祥在傢鄉修墓  ,王付美拒絕瞭:“萬一他回來瞭呢  ?一天沒找到墓碑  ,就還有盼頭  。”

            這輩子  ,王付美都在等著劉士祥回來 ,直到她2003年去世  ,足足等瞭56年  。

            劉金堂一提起自己父親的遺骸仍在他鄉  ,眼中就蓄起瞭淚水 。特派記者 李文科 攝

            三代人的尋找

            對於72年前那匆匆一面  ,當時尚在襁褓中的劉金堂沒有印象 ,但他曾無數次地聽母親提起那一天:

            “你父親看到你可高興瞭  ,把你舉得高高的  ,跟戰友們一個勁地說  ,我有兒子瞭  !我有兒子瞭  !”“名字也是你父親取的  。”“你父親的戰友還送瞭你一個口琴作紀念 。”

            那枚口琴劉金堂一直珍藏著  ,直到上初中時才不小心遺失  。

            “父親是烈士  ,我從小享受到瞭國傢對烈屬的優撫政策 ,我很感激 。”劉金堂印象很深刻  ,自己8歲上小學  ,13歲考上中學  ,16歲考上中專  ,學費全免  ,每個月還有10塊錢助學金、9塊錢生活費 。

            1966年  ,劉金堂20歲  。鎮上一位在四川成都工作的鄉親寫信給當時的村支書柴繼顯(音)提到  ,在成都一烈士陵園見到一塊墓碑上寫著“河北省磁縣五區山底村劉士祥”  。柴繼顯捎信給正在上學的劉金堂  ,劉金堂立刻去信詢問 ,過瞭半年左右才收到老鄉回信:“實在對不起  ,墓碑被起(移)走瞭  。”信中還勉勵劉金堂:“你父親是大英雄  ,你要好好學習 ,不要辜負你父親的期望  。”

            看信後  ,劉金堂心急如焚  ,隨後坐火車南下  。走到重慶後  ,呆瞭二十來天  ,錢花光瞭  ,當時交通極為不便  ,無法再前往成都 ,最後想盡辦法才輾轉回到邯鄲 。

            到傢後  ,看著風塵仆仆 ,衣衫邋遢的劉金堂  ,母親王付美摟著他大哭:“兒啊 ,你別再去找瞭 ,我怕你把命丟在外面 。”

            成年後 ,劉金堂擔起瞭養傢的重任  ,進廠、辭職、開廠……自此  ,劉傢人很少提起尋找遺骸的事情  ,直到傢裡最小的孫女劉志傑懂事  。

            劉志傑的爺爺奶奶住過的老宅子已年久失修  。特派記者 李文科 攝

            1000公裡的羈絆

            劉志傑從小就特別喜歡聽奶奶講爺爺的事情  ,在她心中  ,爺爺是個大英雄 ,作為烈士後人  ,她覺得很驕傲  。

            “爺爺犧牲在四川  ,我奶奶也一直對四川來的人格外熱情  。”劉志傑說 ,1994年  ,幾名工人來到山底村做建築工程  ,其中有一位叫江義酉的叔叔  ,來自四川渠縣  。奶奶毫不猶豫地把傢裡的老房子給他們住  ,還經常給他們做好吃的  。

            劉金堂從小與母親相依為命  ,20歲的時候出去找過一次父親 ,無功而返  。特派記者 李文科 攝

            1996年 ,江叔叔回四川後 ,兩傢人還時常通信 。

            劉志傑當時還不知道  ,奶奶悄悄托付江叔叔打聽爺爺墓碑的事情 ,直到奶奶患上癌癥 。

            2002年的一天  ,劉志傑印象特別深刻 ,奶奶強撐著病體 ,帶著劉志傑去鎮上的郵局  ,奶奶沒有告訴劉志傑自己去做什麼  ,但劉志傑隱隱感覺到 ,奶奶是在等待著什麼人的回信 。

            在劉志傑的爺爺奶奶住過的老房子裡  ,勾起瞭劉金堂不少回憶  。特派記者 李文科 攝

            沒有信 ,奶奶越發沉默  。她越來越喜歡到村口那棵樹下佇足徘徊  ,還時常翻看一隻小箱子 。劉志傑記得 ,那隻箱子裡除瞭一些老照片和舊證件  ,其餘的全是佈鞋  ,一雙雙碼得整整齊齊  ,鞋邊已泛黃  ,鞋面依舊挺括  。

            現在誰還穿佈鞋 ?當時劉志傑很不解  ,很久之後她才知道  ,奶奶年輕時做鞋的手藝特別好  ,和爺爺的定情信物就是一雙佈鞋 。當年  ,奶奶聽人說起很多戰士在四川行軍時鞋底都磨破瞭  ,於是她一得閑就做鞋  ,鞋底納得厚厚的  ,足足做瞭二三十雙  ,卻再也沒機會給爺爺穿上……

            烈士傢屬王付美的“定期撫恤金領取證”  。特派記者 李文科 攝

            2003年  ,王付美已經被病痛折磨得隻剩皮包骨頭 ,彌留之際  ,她用盡最後一絲說話的力氣叮囑兒子劉金堂:“不管有多困難  ,一定要找到你父親埋骨的地方  。”全傢人含淚點頭 。

            王付美走瞭  ,帶走瞭對丈夫一輩子的思念  ,也帶走瞭藏著他倆所有回憶的那隻小箱子 。看著箱子被燒成灰燼  ,當時 ,孫女劉志傑就下定決心  ,一定要幫奶奶王付美完成遺願  。

            之後  ,劉志傑開始瞭漫長的尋找之路  。不同於奶奶和父親 ,她學會運用網絡手段  。

            四川渠縣的江義酉寫信邀劉傢人前往重慶敬香  。特派記者 李文科 攝

            十幾年來  ,劉志傑加瞭無數個QQ群 ,也發過很多微博  ,打過無數個電話  ,徐州、南京、成都、重慶……但凡與爺爺部隊相關的文章她都要搜集起來  。

            這些年來 ,劉志傑除瞭照顧女兒、偶爾幫父親打理工廠之外  ,全副身心都投入到瞭尋找爺爺當中  。此外 ,她也經常帶著女兒去邯鄲的各個陵園祭拜  ,給女兒講烈士們的故事  ,讓她從小體會到今天生活的來之不易  。

            “我爺爺很可能是在當年烏江龔灘馬頭山(又稱白馬山)血戰後負傷犧牲的  。”經過十餘年的排除、尋找、查閱史料、咨詢網友等  ,劉志傑推斷得出這個結論 ,並將目的地鎖定在1000公裡外的重慶  。

            白馬山戰役地理跨度較大  ,涉及武隆、酉陽、彭水等地  。去年清明節前夕  ,劉志傑聯系上瞭武隆民政局  ,民政局工作人員熱心地邀請她來白馬山烈士陵園看看 。她和父親滿懷希望來到陵園  ,卻發現這裡的烈士墓碑是由二十多名戰士合葬的無名墓碑 。“根據之前掌握的信息推斷  ,我爺爺的墓碑應該是單體的 。”劉志傑和父親祭拜烈士後  ,失望而歸  。

            回到邯鄲  ,劉志傑收拾奶奶的遺物時  ,無意中發現一封22年前收到的信 。信是江義酉寫來的  ,邀劉傢人前往重慶敬香  。這封信因種種說不清的原因  ,竟然鎖在箱底從未打開過  。劉志傑趕緊按照信上的地址打聽  ,最終得知江義酉也已去世  ,但有個兒子江小飛(化名)生活在重慶  。江小飛對當年的歷史也不瞭解  ,但他一聽說前因後果 ,便答應幫忙四處打聽尋找 。

            很快 ,江小飛托人聯系上中共重慶市委黨史研究室、重慶酉陽黨史研究室 ,又於近日找到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  。隨後  ,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記者趕往邯鄲 ,與劉傢人進行瞭對話 ,在山底村探尋瞭劉士祥生活過的足跡  ,同時也聯系瞭酉陽民政局  ,得到的答復是酉陽沒有劉士祥的墓碑  。

            “沒事  ,這說明我離結果又近瞭一步  。”得知這一消息  ,劉志傑並不氣餒  ,她告訴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記者  ,自己這輩子都會一直找下去  。“都說葉落歸根  ,爺爺這麼多年在外面下落不明 ,哪怕找到墓碑帶回來一捧灰、一捧土  ,也算是接爺爺回傢瞭 。”說到此  ,劉志傑哽咽不已……

            “沒關系  ,媽媽如果找不到  ,我長大瞭會幫媽媽繼續找  。”劉志傑9歲的女兒在一旁說道 ,聲音稚嫩清脆  。

            劉志傑決定要幫奶奶完成遺願 ,找到爺爺的墓碑  。特派記者 李文科 攝

            發起全國聯動 讓英雄魂歸故裡

            “哪有什麼歲月靜好  ,隻不過有人替我們負重前行 。”

           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 ,劉士祥去世也已70年  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英雄烈士保護法》實施也將滿一年  。我們深知  ,如今的和平繁榮背後  ,離不開千千萬萬個“劉士祥” ,他們拋頭顱灑熱血  ,獻出年輕的生命  ,為我們換取現世安穩  。流星雖短暫  ,光芒卻閃耀  。他們的名字應該被我們銘記  ,他們的精神應該被我們傳承  。

            “山河已無恙 ,英雄可歸傢”  。在清明節來臨之際 ,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發起全國媒體聯動  ,尋找與劉士祥(又名劉士恩)烈士生前一起工作和戰鬥過的人  ,或者與劉士祥相熟的知情人士  。截至發稿  ,河北新聞網、成都全搜索新聞網、紅網、大眾網、雲南網、廣西新聞網等全國各地數十傢媒體已加入媒體聯動的行列  。

            如果有相關的任何信息線索  ,請聯系我們 。報料微信:hualongbaoliao ,報料QQ:3401582423

            願英雄魂歸故裡  ,烈士精神永存  !

            附:劉士祥烈士生平

            劉士祥  ,參軍後改名劉士恩  ,1924年生於河北邯鄲市峰峰礦區山底村(原磁縣第五區王看山底村)  。16歲參加革命 ,1940年在涉縣129師參加集訓 。1946年隨129師編制為二野六縱18旅54團任職排長  。先後參加過上黨戰役、邯鄲戰役、魯西南戰役、湯陰戰役、淮海戰役、襄樊之戰  ,渡江戰役 ,隨後進川  ,1949年底解放大西南時犧牲 ,犧牲前是二野第三兵團12軍36師108團3營營長  。據現有資料推測  ,劉士祥犧牲地極大可能性在重慶、四川 。

            華龍網記者 佘振芳 周曉雪/文 李文科 易華/攝影

            原標題:聯動尋訪|山河已無恙 英雄魂可歸——祖孫三代跨越70年的接力尋找